首页 >>
空中比特币:我知道我在做传销 但没法收手
发布时间:2019-09-03 17:29:44 来源:棋牌游戏-棋牌游戏app-棋牌游戏城点击:10

  来源:深链Deepchain

  在空中比特币的传销骗局中,参与者都有或曾拥有体面的工作,但在追逐财富的过程中,逐渐成为这个互害体系中的一部分,部分参与者知道这是传销,不过,依旧把它作为主业或者副业,总想“火中取栗”。

  一旦在其中赚到钱,就会欲罢不能,不断参与新的传销项目,发展下线。

  空中比特币项目据称在2015年9月成立,以俱乐部的形式存在。在全球200多个交易平台,炒以比特币为首的7种虚拟货币,做到低吸高抛。

  在对外宣传中,空币(“空币”是会员对空中比特币的简称)自称在202个国家进行运营,共有会员440万人。2016年10月15日,走进中国市场,2018年年底统计,共有中国会员近4万人。

  国际性组织、世界富豪卡洛斯投资、F1方程式赛车法拉利车队、全球顶级工程师......这是空中比特币华丽的明星外衣。

  声势浩大背后,是一场庞氏骗局,潮水退去时,受伤的总是底层。

  

  【深链原创】

  文丨易小点

  关厂投身传销

  晚上十点,明亮的灯光,一间封闭的会议室中,在一个橘黄色的长桌周围坐着近9人在听课。李明的妻子在黑板上画着密密麻麻的字,不时有学员与其进行着互动。

  会员中只要有人想做市场,李明和妻子,就会到各地对会员进行空中比特币俱乐部“项目”培训。

  2018年6月份,李明与妻子加入空中比特币俱乐部。

  空中比特币俱乐部对外宣称,成立于2015年9月,目前在202个国家进行运营,中国是第19个加入的国家,2017年1月15日,在香港富豪酒店启动进入中国市场大会。

  空中比特币自称以俱乐部的形式存在,公司在全球200多个交易平台,炒以比特币为首的7种虚拟货币,做到低吸高抛。

  加入俱乐部成为会员的前提条件是投资空币。1000美金/单、汇率6.8、即6800元/单,一个身份证最多可投31单,即一人最多投资不超过22万元。这样的投资方式与金额,被李明称为成本最低和利润最大化的投资方式。

  “一个身份证最多可投31单,但我不建议你一次性投入那么多,你先少投一点试试,如果好,后面还有更多的钱可以赚,不着急。”李明进行讲解时,总会保持着“善意的提醒”。

  加入空币,李明与妻子起始投入9单。同年9月份,再次投入31单。半年时间,共40单,总投入超过27万元。

  投资空中比特币,分为静态和动态两种投资方式。

  静态只需投资钱,即300个工作日的理财。前7天不分红,周六、周日不分红, 1个1000美金的帐户每天收益4美金~12美金,平均每天7美金左右。

  动态投资则需发展下线,获取静态收益的同时,也获取动态奖金。

  动态奖金分三部份,包括,直推奖20%,要对直推的会员进行培训,教他报单等一系列知识;对碰奖10%(即手下直推人数为偶数时,便可获取相对小的单10%的分成);见点奖,每一单提成10美金。

  2018年6月份之前,李明与父亲、妻子一起做皮鞋加工厂,经济寒冬波及下,李明的实体生意异常艰难。

  李明父亲的朋友将空中比特币带入了李明的生活之中。

  了解过后,李明与妻子先花费三分之一的时间做空中比特币项目。

  最多时一天赚2万元,这让李明嗅到商机。于是选择关掉皮鞋加工厂,开始全身心投入空币之中。

  李明认为只要项目好,一个就足够。半年的时间,他与妻子总共赚近五十万元。

  李明向深链财经表示,其静态投资的钱,目前仍未回本。而真正让李明赚到钱的是:拉人头——传销的惯用手法。

  “将团队带好,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收入。你每天一打开账户,钱哪里来的都不知道。”李明讲着讲着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  但李明其实知道,他的钱来自哪里——都是同样抱着赚钱目的的普通人。

  接盘侠

  王超就是接盘的人之一。

  王超在6月-7月,空中比特币官网不断在更新,而钱无法正常提现时,开始意识到这是网络传销项目。

  2018年4月份,王超眼看朋友开始做空币项目不久之后,便买了车。虽然还在还车贷,但直观生活是在越来越好。

  被朋友鼓动后,王超与家人商量,在家人的大力支持下,他终于决定投入这笔对自己而言不算小数目的钱。

  王超第一笔投资,投入超过10单,共7万多元。

  王超出门在外给人打工,他没有丰富的朋友圈子,只能做静态投资,没有拉人头。

  因为俱乐部在前期兑换比较勤,于是在相隔不到一个月时,王超又再次入单,两次总计投入10万元。

  “都是因为利益。”王超称在6月份时,空中比特币系统总出现更新,而更新时无法提现。截至目前,他才共拿回3万多元。

  进入传销圈后,王超能够感觉到明显与之前生活不同之处是,开始参加会议。

  王超参加过自己所在地内蒙古的会员会议三次。无论是参会还是从项目视频中,王超总能看到一些穿着华丽衣裳的明星大咖们。

  国际性组织、世界富豪卡洛斯投资、F1方程式赛车法拉利车队、全球顶级工程师......这是空中比特币在世界各处的内容宣传。

  事实上华丽盛宴的背后,是精心P的图,或雇佣退役明星球星等站台的故事。

  

  “巨星站台很简单,关键你看到的明星都是几线的,以及是不是退役的球星。半真半假的,很多事情,都是花钱可以做到的。“开大会时,邀请明星或是退休官员讲两句话,做过多个传销项目的雷严亮称,这样的方式再正常不过。

  都是老手,没有人不懂。

  雷严亮认为凡事均可以包装,毕竟谁也不知道谁是谁。

  王超虽然对这些明星不感兴趣,但他知道至少很厉害。不过王超更感兴趣的是,怎样将钱一点一点捞出来。

  “干嘛要骗人,都是农民,谁的钱不是辛苦钱?“王超讲话的语气中逐渐开始绝望,并表示自己再也不投资。

  像王超这样的被骗者不在少数,据澎湃新闻报道,2014年以来,法院判决了141起虚拟货币传销案,部分判决书公布了传销组织发展下线的人数,这些虚拟货币传销组织在国内发展会员至少1565万人次。

  受害者不是不知道骗局、传销、洗钱的真相。

  事实上,进行质疑、提出疑问的人陆续被群里的“领导人”剔除,也被拉黑。王超明白,没有新会员进入,意味着,他被牢套的钱永远无法取出。

  “我现在几千美金都在账户里,天天只能看着。“投资的会员在网上吐槽着。

  面对收益无法兑现,余额无法提现,他们唯一能做的,也只能是继续打鸡血,或走上拉人头的道路。

  两年做4个,传销也会上瘾

  和李明一样,雷严亮也是拉人头做传销。

  不同于普通人认知中的,做传销的都被控制人身自由,或者是无业游民,雷严亮是从事计算机软件工程,副业是拉人头做传销。

  2016年,雷严亮开始接触各种传销项目,“深圳是传销项目的摇篮,在深圳,谁手上没几个项目啊。“

  刚开始接触,雷严亮听别人讲得天花乱坠,也总信以为真。

  在交过几次学费后,雷严亮开始有了自己的判断。

  雷严亮回忆称,当时只是抱着随便分享,赚点小钱的目的。但没想到赚到了钱。

  在尝到甜头时,放低底线后,欲望的无底洞让雷严亮决定,要做大做强。

  “投资一定要稳一点,谨慎一点,关键是早一点。”在选项目的要素中,雷严亮认为“早”一定是最关键的因素。

  在早期,项目本身在不断吸金,雷严亮趁机快速发展下线,这是出路,也是能赚到钱的关键。

  空中比特币起始于国外,在国内发展两年时间,早已不符合雷严亮“早”的标准。

  “空中比特币俱乐部是一个互助盘,必须有下线,你才能赚到钱。它现在已走向末端,我2018年9月份就已经不做了。”看到市面上开始出现一点负面信息时,雷严亮就知道一定是有人的资金出现了无法提现的问题,灵敏的嗅觉让雷严亮适可而止。

  炒作空中比特币时,雷严亮拥有着137人的核心群,核心群成员还有下线。由于带团队较好,资源较广,做空币项目时,自己甚至根本不用投钱入场。

  比起空中比特币,雷严亮更喜欢自己做的前一个区块链项目VPAY。

  “这个项目不算啥,我做支付相关的项目VPAY时,团队有15000多人。”空中比特币在雷严亮的眼中是个小项目,因为投入高,赚钱效应也不够明显。

  深链财经在网上搜集VPAY项目的信息,其与空中比特币一样,均是传销项目,且骂声一片。

  2016年至2018年9月份,近两年的时间,雷严亮曾做过四个传销项目,总共赚近200万元。

  雷严亮知道自己做的是传销项目,但是称自己不想害人,跟着自己做的人,只要在5代以内,基本没人亏。

  在雷严亮的认知中,只要自己带进圈的人不亏钱,就没有自己的责任,至于最终谁亏钱了,则也怪不到他身上。

  他认为金字塔底总是很大,“多少代了,谁认识我?”这也是雷严亮从未担心亏钱的人维权找他的原因。

  

  当被问道,在他眼里他认为空中比特币是否是传销项目时?

  雷严亮笑着称,你想带着全世界赚钱,可能吗?

  雷严亮冷静下来时,时常思考传销是否违法。但他自我安慰自己是玩家,并非启盘人,即项目方,所以法律风险和自己没有关系。

  但法律不是这样规定的。

  律师韩骁表示,明知自己进行传销项目,仍继续发展他人参加,骗取财物,属于组织策划传销行为,违反《禁止传销条例》相关规定。根据该规定,组织策划传销者,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非法财物,没收违法所得,处5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北京观韬中茂(上海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邓哲表示,若其组织、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层级达三层以上,涉及人员在三十人以上的,达到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立案标准,直推人头达到137人,可以判刑5年以上。

  据媒体报道,以“虚拟货币”+“传销”为关键词,对2014年以来由各地判决的141起刑事案件进行分析、总结,发现至少65种“传销币”,337名传销头目被判刑,他们欺骗数千万投资者至少100亿余元人民币,超半数被传销头目用于个人消费挥霍一空。

  文中李明、王超、雷严亮均为化名。

  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